当前位置: 首页盐图青声《携手的抵达》 朗读者:明明
《携手的抵达》 朗读者:明明
浏览:162    日期:2019-08-05    责任编辑:宋鑫

我深深的相信,携手的人,他一定会散发出那种君子的风范,所谓予人玫瑰手有余香。而携手的国,它一定会有那种万千的气象,让我们真正的崇拜,以至于由衷的向往。

点上方即可收听主播朗读音频

主播:明明  

《携手的抵达

     我们把时光调回到公元六、七世纪,在那个时间,欧洲的西罗马帝国灭亡将近两百年,那个时候的欧洲,正在遭受所谓宗教裁判所的经营和破坏,西方,那个在今天依然领先的西方,却正在遭遇所谓的无知、封闭、愚昧,受他们的困扰。以至于在那个所谓的黑暗时代里,沉沉不可终日,所以啊,即使是如此骄傲的西方,如果染上了夜郎自大而与世界分割的毛病,也会痛苦不堪。

可若你生在那个时代,你恰好又有这个机缘能够跋涉重洋,来到我们神秘的东土,在这里进入我们这个国家的首都,你,又会看见什么呢?

策马 扬鞭 进城 缓行,你举目应该看到的,是所谓“春城无处不飞花”的迎面瑰丽,你所能体察到的一定是“稻米流脂粟米白”的普遍繁荣。你脚下踩的这条大街,名唤作“朱雀”,它是整个这个国家首都的中心街道。它宽150米,南北纵横五公里远。但在这个辽阔街道的两侧,却被无比细腻而人性的设计了下水的通道和人行的步道。是的,一个灿烂尘世的细致部位,一定会让你觉得妥帖周详。路上,行人非常安顿从容,商贾云集车来攘往。因为在这里,有来自东方的,西方的,国内的,国外的各种商人与货贸。大家都知道,这座城,是那传说中丝绸之路的起点。

你步行,临近大明宫,主掌外交的鸿胪寺官员出来迎你,简单攀谈你就可以迅速判断,他可以快速切换多国外语,闲谈中你知道,这个城市当中的外国人已经快超过百分之三了。这个数字超过今天的北京,他其中有使节,有商人,有留学生,有学问僧,甚至那个国家的监察部长,他的国籍,乃是外国人。闲谈中你大概得知,这个国家的总体人口,快要超过八千万了,而整个欧洲若要积累到这样的一个人口规模,想达到这个规模,还要再花去800个光阴。

是的,这里是中国的首都,而这里同时是世界的心脏。它以源源不竭的力量,和无比开放的胸襟,让70多个国家在此相会,让各式各样的文明璀璨升华。在这个特殊的地方,它所含具的那种雍容的高雅和那种开明的达观,即使让这个世界最远方的智者,对东土也心向往之——穆罕默德不是说吗:“真理,即使远在中国,也当往求之。”——这便是王维笔下所谓“九天阊阖开宫殿,万国衣冠拜冕旒”的盛世容颜。

作为中国人,我们应该要记住这个隆重的历史时间——这个时间,叫开元天宝;这个城市,是唐都长安。

盛唐之所以是盛唐,在于他有这样的雅量胸襟和力气,而让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与自己携手。在那里,可以有战士一骑绝尘,豪迈于大漠边关;但同时可以有隐士,能够终南皈依,与俗事完全从容的辞别。

在那里,可以有家国天下的大我,所谓“锦江春色来天地,玉垒浮云变古今”;但与此同时,也可以有自由放达的小我,所谓“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”。

难怪有学者说,唐代不是一个文化的堡垒,而是一个灿烂的文化群岛。难怪有学者说,唐代,是我中华第一次把个人的繁荣与国家的强盛,携手,放到了一起。

如果话停在这,让我们把书关起来,把想象的翅膀暂时放弃,收起来那些对英雄主义的向往,对浪漫主义的追求,对世界主义的想象,对多元主义的崇拜,稍微回来,我们便可以感受到在当代之中国,随着国家越发展社会越进步,我们就会受到这样或者是那样观点的洗刷。而同时也逼迫我们,来做重要的决断。是开放还是封闭,是携手还是独行。携手,不仅仅关乎手拉起手,而关乎眼光能不能看到更大的版图和更大的语境。

我深深的相信,携手的人,他一定会散发出那种君子的风范,所谓予人玫瑰手有余香。而携手的国,它一定会有那种万千的气象,让我们真正的崇拜,以至于由衷的向往。所以我想说,我们作为这个时代的年轻人,我们应该相信携手共赢是可能的,我们应该鼓励国家携手共赢的愿景。这样的一种思维方式和这样的一种心智思考,不仅仅可以帮助你拉起旁人的手,更重要的,是让你养育爱心,养育信任和养育格局。而这种爱心、信任与格局,将会变成一种内生性的力量,让你清醒,让你开明。它带领我们,走向未来的抵达。这种抵达,不仅仅是抵达内心深处一个更好的自己,更是抵达一个多元璀璨的新世界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▼
更多精彩推荐,请关注我们

把时间交给阅读

©盐城市图书馆版权所有   苏ICP备14021898号   技术支持:盐城市图书馆资源开发部(文创中心)